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騎兵師政委與女兵

雪松 發佈時間:2020-10-12 09:00:00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  1951年,一位女兵隨張國華軍長領導的十八軍進藏。當時,她是西藏軍區後勤文工團的一名歌唱演員。文工團到達昌都時,有一天,文工團團長讓文工團的女兵們到騎兵師體驗生活。瞭解騎兵們的生活情況和先進人物。當然也要教騎兵部隊的戰士們唱歌……


圖為楊星火


圖為楊星火


圖為楊星火(中)和老山前線女兵們的合影


圖為楊星火在老山前線陣地和戰士們的合影

  女兵們來到騎兵師,騎兵師政委接待了她們。女兵講明瞭來意,騎兵師政委代表部隊歡迎她們,並安排她們到騎兵連體驗生活。

  女兵和戰友郭牧予被分到了騎兵三連。平時,政委對她們的工作積極支持。女兵們想了解部隊的情況和先進人物,他親自召開座談會,介紹部隊情況。女兵們教部隊戰士唱歌,他坐在前排,學得很認真,歌聲還特別響亮。女兵們想學騎馬,他立刻欣然批准。

  女兵們第一次學騎馬那天,政委也來了。他看了看連裏準備的那匹雪花馬,轉身對連長説:“不行,換那匹老實的棗紅馬來!”

  “不用換,我們不怕!”女兵挺起胸膛,壯着膽子説。

  “你們不怕,我怕哩!摔壞了你們,我們不好向軍區首長交待!”政委半認真半開玩笑地回答。

  連長把棗紅馬牽來,政委躍身上馬,騎着轉了一圈,跳下來把繮繩放在女兵手上,目光掃着她們説:“好好跟連長學吧,他會把你們帶成像樣的女騎兵!”

  事情果然如政委所説,一個月之後,女兵和戰友不僅會騎馬,而且能跟上三連的騎兵,抖起繮繩,讓戰馬四蹄拔起,奔馳在大路,奔馳在草原!

  那是一個星期六的黃昏,女兵們跟着騎兵們溜馬回來,剛把馬牽到樓下的馬圈裏,就聽見樓上電話鈴響。接着,傳來連長的聲音:

  “喂,喂,你是師政委嗎?”

  “對,對。”

  “我們全連明天去温泉洗澡,她們兩個也要求去。政委,你看……”

  “啊?啊,給她們倆搭個小帳篷,你們搭個大帳篷。是,是,記住了。”

  多關心人的師政委啊!

  多好的騎兵連長啊!

  事情果然像師政委説得那樣。星期天,離駐地十里路左右的兩個温泉邊,搭起了大小兩個帳篷。女兵們痛快地洗了個温泉浴,從身上到心裏都感到暖烘烘的。在回部隊駐地的路上,女兵騎馬走在了隊伍最後,她一邊走,一邊唱:

  在那廣闊的田野上,

  沒有風揚起灰塵,

  這是我們勇敢的騎兵,

  勇敢的騎兵向前挺進!

  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

  誰若侵犯,我必消滅他們!

  我們在火裏不怕燃燒,

  在水裏不會下沉!

  “唱得好!”

  從後面傳來一聲喝彩!女兵回頭一看,是師政委。他什麼時候來的呢?

  隨着一陣嘚嘚的馬蹄聲響,師政委趕上來,和女兵並馬而行。

  “這歌是你編的嗎?”他興致勃勃地問。

  “不,是蘇聯歌曲!”女兵回答。

  “這詞好!我最喜歡那兩句:我們在火裏不怕燃燒,在水裏不會下沉!”

  女兵扭過頭去,吃驚地看着他。嗬,這個騎兵師政委,還真有點欣賞水平呢!

  他似乎發現了女兵的驚訝,用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,慎重地對女兵説:“給你個任務,把這支歌連詞帶曲抄出來,多抄幾份。也給我一份。下星期六以前,你要教會全部隊!”

  哈!多會做政治工作的師政委呀!女兵曾聽説,他不僅是一位優秀的騎兵師政委,而且是西藏軍區的才子!他當兵以前在北京大學讀過書,是一個文武雙全的軍人!

  在騎兵部隊生活了三個月,女兵們就要回文工團了。臨走時,師政委送了女兵們一人一個筆記本。女兵翻開本子一看,扉頁上寫着一行漂亮的行書鋼筆字:“送給親愛的小女兵”。一看這稱呼,女兵的臉紅了!她把本子往挎包裏一塞,轉身就跑了。

  她邊跑邊想:他,為什麼稱人家“親愛的”呢?還加個“小”字?難道他……想到這裏,她不禁氣喘吁吁,腳步放慢了。她回過頭去,發現師政委和三連長還站在門前,微笑着向她們揮手。他的神態是那麼自然。女兵不禁悄悄地怪起自己來。這有什麼特殊呢?戰友之間的感情,不是很親密嗎?女兵之間互相寫信,不是也愛加個“親愛的”麼?想到這裏,女兵害羞地笑了。

  女兵們回到文工團,就忙着排練、演出了。有幾次,師政委來軍區司令部開會。他見到女兵時,有時打個招呼,有時交談幾句。他神態親切而自然。

  可是,就在1953年5月,女兵與師政委之間的那層紙終於被捅破了。

 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上午,女兵端着一盆衣服,到河邊去洗,一面欣賞着河岸的風光。高原的四月,才是真正的春天呢!河邊的林卡里,柳枝兒綠了;河岸的草地上,開着紅的、白的、黃的、紫的邦吉花,像一幅幅繡花地毯。看着看着,女兵情不自禁地唱起《喀秋莎》:

  正當梨花開遍了天涯,

  河上飄着柔漫的輕紗,

  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,

  歌聲好象明媚的春光……

  女兵正唱得入神,忽聽後面有人喊道:“喀秋莎!駐守邊疆的人兒來找你了!”

  女兵回頭一看,楞住了。天啊!怎麼是騎兵師的政委呢?

  他指了指河邊林卡中一棵斜卧的老柳樹,叫女兵坐下。

  “明天,我就要出發到前方……”他撫着女兵頭上的柳樹枝,輕聲地説。

  “到,到什麼地方呢?”女兵怯生生地問。

  “喜瑪拉雅山南簏。外國軍隊撤了,我們要進駐到邊防前線。”他興奮地挺了挺胸膛,望着柳林外雲山重重的遠方。

  “帶着你的騎兵去嗎?”女兵驚喜地問。

  “不,去帶步兵。擔子很重啊!臨行前,找你……”

  “我能幫你做點什麼事呢?”女兵抬起頭來,凝望着他。

  “答應我,每個月給我寫一封信行嗎?”他突然激動起來,雙手撫着女兵的肩,火熱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女兵。

  女兵感到突然,不知該怎麼回答。

  “怎麼?不答應?你不瞭解我的心?”他的手指頭顫抖着,指着心窩。

  女兵抬起頭來,羞怯的目光碰上他那熾烈的、深切的目光,女兵的臉立刻燒紅了!她的心跳加快。她紅着臉,點了點頭,轉身跑了。她跑的那樣快,她擔心他會追上來,那火熱的子彈,會把她射中……

  然而,後面並沒有傳來腳步聲。女兵放慢了腳步,慢慢地回過頭去。看見師政委仍站在那棵柳樹下,望着她。師政委看見女兵回頭看他,便向女兵揮了揮手臂,轉身大步走去,消失在柳林後面。

  以後,女兵遵守了臨別諾言,每個月給師政委寫封信。內容有問候、鼓勵,也有祝福和敬愛之情。師政委呢,回信內容多而且快。有時他還把唐代的邊塞詩抄成書箋寄來,上面溢滿了征戰豪情。那時,女兵感覺,他們之間的感情,是純潔的、美麗的。

  這一月一封信的往來,直到女兵於1954年夏天來到開山炮轟嗚的築路戰場,才因交通的不便而暫停了。

  可是,就在1954年的秋季,張國華司令員來築路公地,看望部隊修路幹部戰士,與幹部戰士們談心,鼓勵大家,苦幹加巧幹,努力奮鬥,早日建成雪山彩虹時,有一天,女兵卻收到了師政委的一封信,信中寫到:

  親愛的小女兵:

  我來到邊防前線已經一年多了,只接到你9封信。我是多麼想念你啊!十年戒馬生涯,我越來越感到“家書抵萬金”。什麼時候,我才不受這盼望書信、心急如焚的折磨呢?

  啊,這樣的日子很快就要來臨了!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我很快就要調到內地工作。那是咱們軍隊的幹部學校,我任校長。那裏校舍寬敞,花木叢生,環境優美。離成都你父母家很近,坐車兩小時就到了。我們結婚吧!我已向上級打報告,請求把你調到我身邊。我想,你一定會同意的。等着你的回信。

  女兵看完信,手一鬆,信掉在了落葉上。天啊!他竟然提出要結婚?!

  還要把女兵調到他身邊去?!

  這,女兵的確沒想到過。

  為政委考慮,像他這樣的中年幹部,戎馬半生,是該有個温暖的家了。可女兵呢,從大學參軍才5年,一切剛剛開始。她還是一個預備黨員,為之傾心的文學創作事業,剛剛邁開第一步。她怎捨得這火熱的築路公地?怎捨得這迷人的原始森林?怎捨得離開雪域高原?怎捨得離開同甘共苦的築路戰士?

  “要寫好高原戰士,第一要愛戰士,第二要愛高原。”

  司令員的話,像一聲聲衝鋒的號角,迴響在女兵耳邊……

  女兵提起了筆,給政委回了一封信。信中寫道:“今年康藏公路就要修到拉薩了。我正在築路工地生活,準備寫一本詩。我離不開這炮聲隆隆的築路戰場,離不開這白雪茫茫的雪域高原,離不開同甘共苦的築路戰士,我要為築路英雄們歌唱!個人問題、結婚問題、內調問題,等以後再説吧!”

  信寫完,女兵輕鬆地吐了一口氣。再見了政委,再見了這恰似曇花盛開的一段美好的初戀,希望政委早日找到合適他的愛人,幸福地生活!

  女兵寄出書信,轉身又投入到熱火朝天的築路洪流中。

  正是“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。若為建西藏,兩者皆可拋”!

  這個女兵是誰?她就是我的媽媽楊星火!媽媽把張司令員的教導銘記心中。面對現實生活,是調回內地,放棄自己的事業,當校長夫人;還是留在雪域高原,繼續完成自己喜歡的事業,當一名戰士。經過認真思考,最終,母親選擇了留在雪域高原!

  這個選擇既在很多人預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。因為母親從小就是一個性格獨立、聰明活潑、能歌能寫、文理兼優、爭當第一名的女生。她最不擅長的是跳舞、做家務、做飯炒菜。性格決定命運。張司令員的教導指明瞭她的前進方向!也成就了她的事業。

  她不甘當温室裏的花朵,她希望做喜瑪拉雅的女兒,為祖國,為西藏人民,為雪域高原駐守邊疆的軍人歌唱!將英雄們的故事傳頌到祖國的四面八方。西藏的藍天、白雲、雪山、冰川、湛藍的湖泊吸引着她;部隊幹部戰士的英雄行為鼓舞着她。西藏是詩歌的海洋,藏族人民能歌善舞,是她文學道路上的最好老師,部隊是培養鍛鍊她的大課堂。她願做格桑花盛開在雪域高原上。

  上世紀50年代,有成百上千的十八軍女兵,她們懷着解放全中國,建設新西藏的理想和信念,當祖國需要的時候,毫不猶豫地奉獻自已的青春、熱血、情感乃至生命!母親只是她們中的一個縮影。她們不是幾個人,幾百人,而是整整一代人。向那個純粹的年代、純粹的十八軍的女兵們致敬!向十八軍的全體將士們致敬!我們將永遠銘記那激情燃燒的歲月!將先輩們不杇的精神代代相傳!(中國西藏網 文、圖/雪松 此文根據楊星火記實長篇小説《喜瑪拉雅的女兒》編輯)

(責編: 李雨潼)

版權聲明:凡註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